荷官 ,由於入職門檻低,並受到政府政策保護(莊荷不允許輸入外勞),且薪酬屬中上水平,賭權開放初期,荷官一度成為高薪行業。

荷官 獨占權被視為澳門人保障就業最后防線
荷官獨占權被視為澳門人保障就業最后防線

因此 荷官 當時更吸引不少年輕人連書都不讀就趨之若鶩地入行,因此,社會一直批評外勞氾濫之際,「莊荷獨占權」亦被視為澳門人保障就業的最后防線。根據統計局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本澳博彩業全職僱員有約5.6萬人,而 荷官 則有約2.5萬人。每當有言論提出 荷官 開放外勞,總是會挑動澳門人最敏感的神經,並引發一波又一波強烈的集體行動,甚至要求政府立法明確禁止莊荷輸入外勞,特區政府則一再重申,莊荷不輸外勞政策維持不變。



然而,過去有不少學者認為,莊荷的勞動力價格嚴重背離了其價值。如果澳門博彩業發展極限來臨或受某種不確定因素影響,如內地收緊來澳簽證,首先受衝擊的將是技能單一、技術含量低的崗位,而這批失業人士的再就業將面臨更多困難,甚至會成為社會動蕩的重要力量。


解僱潮已出現

現時在新冠疫情的衝擊之下,上述問題似乎逐漸浮出水面。博彩業復甦不似預期,各大博企已紛紛出招削減人手,以節省營運成本。新澳門博彩員工權益會理事長周銹芳直言︰「其實解僱潮已經出現」。她說,受制於賭牌續期的問題,現時各大博企還不敢明目張膽地大批「炒人」,但已經用盡各種方法迫使員工自動離職,以往只是好小問題,現時都要簽嚴重警告信,三封嚴重警告信就可以解僱。該會由今年農曆新年至今已收到幾十宗相關求助個案。



周銹芳表示,現時很多博彩員工都非常擔心,「依家賭牌都未攞到,就已經用手段削減員工,賭牌續約之後, 荷官 不會忍氣吞聲呢?」她指出,現時每間賭場都開到八、九成的賭台,這是因為有政府的防疫規定,每張賭台只能設二至三個座位,如果疫情過後,其實開一半賭台已經可以承受所有客人,「如果正常的話,一定會縮減人手,因為一張賭台的營運成本都好高。」

疫情打擊博彩業復甦不似預期 荷官 澳門賭場
疫情打擊博彩業復甦不似預期

荷官 吸引力大不如前

荷官 曾經是澳門人趨之若鶩的職業,從事博彩業已廿多年的周銹芳說,2004年開幕的時候,莊荷一入職已經有逾1.4萬元的薪酬,而當時澳門的人的平均薪酬只有8千多元(據資料顯示,2003年澳門大學畢業生的薪酬中位數只是6千至7千多元。)在那個年代,「經屋、社屋根本不會諗」,因為莊荷做幾年已經可以「一炮過」在澳門買樓,很多後生仔女連書都不讀就做莊荷。但時至今日,十多年過去,莊荷入職薪酬仍然是1.4萬多元,而平均薪酬不到2萬元。週銹芳說︰「現在做博彩業的,唔單止係要申請經屋,甚至有人住社屋,有啲申請唔到就去珠海住」。



她直言, 荷官 對澳門人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前,因為薪酬增長速度已追不上生活開支水平,而且職位已經飽和,升職前景渺茫,「通常比較多系新移民的子女會入行。在澳門土生土長,又讀到書慨,都唔會揀呢個行業。」而且一入行之後,就很難離開這個行業。因為「賭場人工較高,其他工種未必有。」週銹芳說,身邊有很多同事都曾嘗試去讀書或轉行,但很少成功的個案。「因為一出嚟要重新做起,只係搵返萬零蚊,做開一份兩三萬蚊既,要供樓,又有小朋友,生活基本開支好高,咁點樣轉工呢?」

莊荷薪酬增長速度追不上生活開支 荷官 澳門賭場
莊荷薪酬增長速度追不上生活開支

BCR娛樂城 百家樂娛樂城

死守莊荷獨占權是澳門人底線

很多有發展博彩業的地方,當地居民其實對賭場職位並不熱衷, 荷官 被視為底層職位,因此主要由外僱充任,為何澳門人卻要死守莊荷獨占權?週銹芳表示,澳門是世界上外勞輸入條件最低的地區,而外勞氾濫的問題已經令很多賭場以外的工作與澳門生活開支水平無法接軌,「大家都會覺得( 荷官 獨占權) 系社會底線,莊荷依家唔係話非常吸引,或好高薪的職位,但這是在人工上令澳門人可以生存的工作。」



特首賀一誠早前呼籲澳門市民要「放下身段」,接受不同的工作,有關言論一度引起社會熱議。週銹芳說︰「這不是肯唔肯做的問題,家傭4、5千蚊一個月人工,內地既可能七八千蚊一個月,但在澳門生存,七八千蚊一個月可唔可以養家啊?在澳門系生存唔到,咁點樣可以放低身段去做嘢呢?」

荷官 澳門賭場
賀一誠呼籲民眾要接受博彩業以外工作

學者︰ 荷官 需專業化發展

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表示,限制某些行業不輸外勞,以保障當地人利益,這是在任何地方都會有的政策,並非澳門獨有。但他認為,澳門社會一直以來都將焦點放在如何保障最底層的莊荷,對於如何保障博彩員工的生涯規劃則甚少討論。當莊荷禁止輸外勞,博企需要人資時,反而管理層卻由外勞充任。



余永逸指出,社會長期以來都將 荷官 視為低下的工種,尤其是賭權開放初期,很多年輕人書都不讀就入行,令大家覺得博彩業的形象好負面,「年輕人入咗去咁就一世」。但他認為,莊荷並非單純的普通勞工,而是有一定技術要求的工作,需要培訓和考核。因此,相比起是否開放莊荷輸入外勞,如何將莊荷專業化以及提升形象更為重要。他指出,本澳的護士、醫生都有輸入外勞,但並沒有好強烈的反對,因為准入門檻高,既可保障本地人就業的同時,亦能滿足人資需求。但他坦言︰「要行呢一步並唔容易,到底本地人是否覺得應該要開放,呢個係好政治,因為涉及利益的問題。」

澳門賭場荷官
學者表示澳門荷官需專業化發展